"

lol比赛下注平台

"
您的位置: 首页 > 政协文苑
    邂逅
    时间:2021-04-22 16:18 来源: 作者:罗琦 点击:


    大连这座沿海城市有三个古玩市场,随着时间的推移,正逐步分化。对我们爱好古玩收藏的人而言,随着店里老货精品的锐减,选择的余地越来越少,已很少有兴趣走进与己无关的市场。

    2019年9月,带着父母、孩子去大连玩,途经港湾桥那个曾带给我惊喜,却渐渐淡忘、平静得毫无波澜的大连古玩城时,在跟父母请了假,满足了孩子的愿望买一支“哈根达斯”后,带着少许的激动走进古玩城,来到一家外观看似有老货的古玩店。偌大一个店面,各类古旧堆得乱七八糟,其实是家典型的“旧物杂货铺”,之所以这样称呼,是因为店铺里什么旧物都有,空间只剩下一条叫人无法正常行走的尺把宽过道,如果有谁没体验过举步维艰,到那里定是叫您感悟深刻的。

    我战战兢兢地在过道中看堆积如山的破旧:石器、陶器、瓷器、木器、铜器、玉器、纸本、绣品,从明清到文革,似应有尽有。海量的旧货叫我应接不暇、眼花缭乱,毕竟距离太近,你视线所及是没完没了的重叠,那种毫无秩序、毫无章法似的堆放在一个成熟的古玩市场实为罕见!也许正是这样,令我存有侥幸心理,就想从杂乱中发现什么,也正是这般情景,更对淘宝者的路子!不过我更怕的是没站住脚,一失足碰碎店主什么东西,那估计麻烦就大了!

    我从门口看到屋内,东西虽然多,但没有我感兴趣的物件。也难怪,但凡有点年份的旧物都往里丢,自然也集中不了视线,对玩藏多年的行家里手而言,普通货也入不了法眼!掠过一遍后,在从里往外移动中,在货架里层猛然瞥见一对浅绛彩茶叶罐,便斜着身子,蹑着脚步,躲过地上的杂品,待拿得稳当后,将物品取出来。伴着昏暗的灯光,几秒钟内隐隐看出个大概:东西大开门、没有伤、瓷质好、绘画精、书法妙,再一看款识,“徐善琴”三个字缓缓映入眼帘。骤然间,心脏已在条件反射下剧烈跳动,血液也在加速循环,不敢看了,大脑强迫性下达指令后,我便把茶叶罐放在一旁,再也不看了。

    店主60岁上下,一副古玩行老板们常有的不露声色和沉着、矜持的表情,显然买卖古玩已不是新手,看似不在意我的行迹,可又密切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,见我拿起茶叶罐又放下,平淡的说了句:“东西老的。”我不在意的回了声:“哦,年份浅点!”店主提高音调异样地说:“你说新的?”我笑着回答:“东西对,普通器型,画面淡彩,常见的桃花美女题材。老兄,你们做生意有时在毫无价值的旧货中发现点微价值东西,因一时欣喜而产生拥有意识,结果把控不住钱袋子收了。现在客户都理性了,这样的就是生意货,那边那只青花掸瓶年份和画工都不错,清道光的没问题。”店主站起身说:“这是大开门的民国粉彩人物罐,彩是退了些,好在完整,那只青花掸瓶底限是道光的,上限看到嘉庆也没的说,您行家呀,在哪开店?过来喝茶聊会。”我走上前回答:“兄客气了,行家谈不上,不过逛市场久了,东西有没有卖相还是看得出的。”就这样,你一言我一语的过去了大约20多分钟,已看出店主对这对茶叶罐功课做得不够。同时,门口不远处邻近店里传来一阵阵还价挑毛病的声音,听得出那里操着天津口音的“老客”很有实战经验,绝非等闲之辈!心想是时候解决战斗了。笑着对店主说:“我还有事,有机会再登门拜访。”说完拱拱手起身往外走,一边走一边想,快点叫住我吧!当快走到门口时,店主说:“朋友,大老远来一趟,买点回去吧,您看上的这只清道光青花掸瓶给您打个折,那对民国罐价钱好商量,给我开个张吧。”我慢慢转过头回答:“瓶子开门到代,路份也高,是件好东西,就是价钱吃不动,那对茶叶罐兄讲话是民国货,虽然年份浅,但也算老物件,便宜处理我就要了。”就这样几个回合下来,远远低于心理价果断把茶叶罐拿下。想着快点走,包装都没有打,径直离开,走到门口时眼角的余光发现,一名手拎包装物的中年男子从邻近店里出来,擦肩而过的瞬间正用鹰一般的眼神死死盯着我买的罐看。呵呵......好险啊,差一步就得“拼刺刀”了!

    店主忽视此罐原因:一是搞了一屋子旧货,没心思挨个琢磨。桃花美女题材晚清、民国均盛行,民国时期的存世量最大,胎釉绘工低劣,价值相对较低。店主错误认为我买的这对茶叶罐是普通民国货,其实结合胎釉、干支款、绘画风格综合看,清光绪时期徐善琴作品无疑。二是知识面欠缺,不知道徐善琴是晚清大名头浅绛彩绘瓷名家,认为是普通民间匠人所绘;对浅绛彩瓷了解不够深入,我说的“淡彩”其实是浅绛彩的特点,不是店主理解的由于日常使用磨损造成的脱彩现象。三是由于多年从事古玩经营,内心过于自负,没有足够重视眼前的对手。

    捡漏,不是每一个收藏家都能碰到的运气,当机会降临时,如何克服捡漏心理对自己造成的某些障碍,是一个收藏家是否成熟的标志。在机缘难得、凶险万分的情况下,要兼智勇,当断则断。

    中国的浅绛彩瓷,创始于清末新安画派名家程门。在程门的影响下,许多新安派画家参与到景德镇的陶瓷绘画,改变了中国陶瓷绘画的面貌,提高了陶瓷的艺术气质。这些以程门为首的新安派文人画家,可谓晚清社会审美境界最高的绘瓷群体,他们的人品、学识、才情与创新思想,对于当时及后来的绘瓷创作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。这种盛行于晚清同光时期的浅绛彩瓷,其实就是瓷器上的文人画。关于浅绛彩瓷的名称,《简明中国画辞典》中有《淡彩》一条,上面说:“淡彩是指敷染色彩浅淡明快的一种设色法,多在水墨写意画中运用,其法为在勾勒皴染的墨稿上敷上一层浅淡的色彩。元代画家黄公望创立的浅绛山水采用的就是‘淡彩’的手法。”这种色薄而无光的淡彩,比起呈色光亮且又稍厚的古彩、粉彩和新彩来,不仅更接近国画色彩,也是它与众不同的形态。

    徐善琴,字韵仙,号长庚,又号韵仙外史、韵清外史,别署武林、武林人。斋名款:熏香馆舍、静思轩、清致室、长庚室、宜雅草舍、守素轩、华琴斋等。光绪中期至后期非常出色的浅降彩瓷绘名家。瓷画主要以人物见长,人物中以侍女画最为精湛。此茶叶罐所配诗云:“何人吹笛秋风外,北固山前月色寒。亦有江南未归客,徘徊终夜倚阑干。”可以想象古代的某地:北固山前,秋月清寒;袅袅笛声,随风飘来;有位佳人,在水一方;独在楼台,终夜徘徊。这首七绝,以清雅的诗句,表达了诗人浓郁的思念之情。想必是画师徐善琴,被这美丽的诗句感动而情不自禁,拿起画笔,精心创作了以此诗为意的浅绛彩瓷画。茶叶罐主体画面为春思题材:桃花盛开,淡淡花香勾起多少往日情怀,树枝花叶不言语,清宁的悠闲并不能抚平少妇心中的幽怨!作者在勾勒之间自然生成一份表情与韵致,有女性的柔媚亦有女性的清傲,在静中反衬女子心里的动荡,她在想什么?呵呵......看她吹笛的样子,真的如《孔雀东南飞》中所述:“指如削葱根,口如含朱丹;纤纤作细步,精妙世无双。”

    徐善琴笔下仕女的美,美得纯粹、美得正统、美得经典,可以让每一个世俗或者高雅的人感到心动、感到折服。这种美,跨越了雅和俗的门槛。因为它所触动的,是我们最基础最本能的女性审美观念,匀称、优雅、丰腴、淑静、端庄,这些现实生活中对女性美的最通俗解读。作为晚清“以仕女画闻名于世”的徐善琴,我不敢想象他是一个风流倜傥的名士,或者是一个庸俗猥亵的浪子,只能想象他是一个对艺术、对美充满崇敬和热爱的、执着的追求者。说他不够风流倜傥,因为他的作品笔笔体现出扎实的功底,他对自己所描绘的对象充满了崇敬,客观准确、一丝不苟;说他绝不庸俗猥亵,是因为他笔下的仕女没有丝毫浮浪狎邪意味,而是如此大度、雍容、高贵、端庄,仕女如出水之莲,让人顿生怜爱,却不忍亵玩。他那令人惊叹的写实功底,气韵生动的线条,和谐优美的设色,清雅大气的书法,以及他作品整体表现出来的那种优雅、超逸的气度立即使他同一般俗手区别开来。

    历史已经过去一百多年。今天,徐善琴已成为文人瓷收藏爱好者相当喜爱的绘瓷名家,不知他是否会感到欣慰。比之唐寅,他没有那么曲折的传说故事,让后世家喻户晓;比之何家英,他没赶上如今好的时代,可以让自己的作品拍出天价,一举成名于天下。他只有通过他留下的作品向我们诉说那个时代,展示那个独特的自己。可以肯定的是,在他的生前,一定不会想到一百多年后的今天,其瓷绘作品能引后辈如此痴迷。但愿地下的徐善琴,可以像他所刻画的人物那样,笑得那么平和自得,那么自如欣慰。

    不知您是否感觉,人心不古,时下浮躁,所以我们总在不言的过往中寻得一份宁静。品位徐善琴的书画,默记自己的信条——相遇是缘,当珍惜!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庚子年夏月书于大德御庭耕耘斋南窗之下

    (作者为市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办公室主任)

lol比赛下注平台